• <wbr id="gx8ny"></wbr>
  • <wbr id="gx8ny"></wbr>
  • <sub id="gx8ny"></sub>

  • <wbr id="gx8ny"><pre id="gx8ny"></pre></wbr>
    <wbr id="gx8ny"></wbr>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商业

    美团终于还是开放了配送平台

    出处:商经 作者:郭诗卉 陈韵哲 网编:商业新闻中心 2019-05-06

    WechatIMG2216

    配送成本日益上涨已成为外卖平台不能承受之重,早在平台自建运力之初就不断有业内人士预测外卖平台会开放自建运力。5月6日,美团点评终于正式宣布开放配送平台。当日,美团在北京召开发布会,正式推出新品牌“美团配送”。美团方面明确表示,此举并非单纯的人力资源的复用,而是为了提升整体城市物流配送的效率。

    在一部分业内人士看来,美团点评财报中最大的成本支出就来自配送人力成本,此举最主要目的还是为了提升整体配送效率,降低外卖配送成本。同时也应看到,入局同城配送的玩家不少,加之美团配送运力大多服务于外卖业务,配送平台开放后保障外卖餐品配送过程中的食品卫生安全以及与其他玩家之间的竞争将是最大的挑战。

    开放配送平台

    在发布会现场,美团高级副总裁兼到家事业群总裁王莆中表示,因为外卖业务的快速发展帮助美团在即时配送领域积累了运力、经验和技术等方面的资源。“美团外卖日完成订单量已于4月20日超过2500万单。与此同时,美团配送也在全国发展了近万家配送站点、前置仓实体网络,服务于全国360多万商家和4亿多用户,覆盖2800余座市县,日活跃配送骑手超过60万人”。这组数据透出美团目前在配送即时配送领域的资源优势和自信心,而这也被认为是美团宣布开放配送平台的基础。

    美团2

    王莆中同时表示,此次开放配送平台是希望将美团的配送网络在各行业更好的延伸,开放给更多客户使用。他强调,配送网络的延伸和开放,绝不仅仅是人力资源的复用,而是要针对不同行业的需求,设计不同的履约产品,升级配送调度系统,完善配送基础设施,进一步建设更柔性的配送网络。要让配送像云计算一样,即需即用。

    据美团方面,目前,美团配送针对便利店、传统商超、近场零售、写字楼等不同场景,已经形成了4种运力网络模式,分别为点对点网络的“巡游模式”、 星型网络的“星系模式”、前置小仓+配送的“仓配一体模式”、配送+智能末端的“智能末端模式”。不同的运力网络模式,结合“超脑”即时配送系统以及无人配送车等智能装备,可以满足不同的配送场景和不同商家的需求,提升配送效率,降低物流成本。

    开放配送平台后,美团将邀请产业链上下游更多相关企业加入平台,整合各方资源,将平台订单共享给第三方运力,同时拓展多类型商户,共同打造更完整和强大的配送生态。据介绍,美团配送开放平台目前已经与家乐福、CFB集团、百果园、多点、叮当快药等品牌达成合作。

    高成本的运力之争

    配送是连接商户、平台、消费者的关键环节,也是平台可以把控的环节,是外卖平台的壁垒所在,所以昔日的百度外卖(现在的饿了么星?。?、美团外卖以及饿了么将自建配送当做三年前的重点工作去布局,外卖配送也开始向着更快、更合规的方向开始发展。

    资料显示,美团在2015年开始自建配送团队,推出“专送”产品。2016年,美团整合众包推出“快送”产品。2017年,美团陆续推出“飞速达”、“光速达”等同城产品。2018年,美团推出第一代无人配送车“小袋”。美团外卖以及饿了么一直在通过横向拓展商户品类以达到提升配送效率的目的。

    但配送仍然是外卖平台不能承受之重。中国烹饪协会会长姜俊贤曾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外卖平台背负着过高的人力成本是导致外卖平台长期难以盈利的主要原因,因此外卖市场的整合程度越高,平台的盈利需求也会越大,外卖平台如果面向消费者提价很可能会导致流量的流失,这就会导致平台面向商户抽取更高的佣金,餐饮商户做外卖的成本也会随之增加,长此以往将会导致外卖行业萎缩,甚至回归到原始的电话订餐模式,除非外卖平台找到降低配送成本的可行办法。

    事实亦是如此,根据美团点评发布的最新年报显示,美团点评的餐饮外卖的销售成本由2017年的193亿元增加70%至2018年的329亿元,主要原因是餐饮外卖交易笔数的增加导致外卖骑手的成本增加,外卖骑手成本增加也成为美团点评亏损的主要原因之一。美团点评也曾通过提升旗下面向B端供应链平台——快驴进货的声量来展示自身具备实现盈利的能力。

    但在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看来,拓展B端业务无论是对美团点评而言还是对饿了么口碑而言都意味着更大的成本投入,短时间内双方都很难在餐饮B2B上有大的进展,因此提升配送效率降低物流成本是能够帮助减缓美团点评成本压力最有效直接的方式。

    即时战场的硝烟

    在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看来,流量为王的时代已成为过去,现阶段无论是物流企业还是即时配送平台,都要以服务出发,而美团也正是看上这一点。对于美团而言,在过去长期的积累中,沉淀了很多骑手,这部分骑手也是美团开放配送平台的最大优势,相对医药、文件、鲜花等需求量不确定的市场,外卖是一个非常高频的市场,可以给美团配送带来巨大的利润。

    尽管美团拥有即时配送的优势资源和技术能力,但美团正在进入的即时配送领域也已经是巨头林立的局面。近两年不少企业和平台都玩起了跨界业务,作为上市民营快递巨头的顺丰在这块业上的布局也才不超过一年。去年6月,顺丰在北京上线同城急送业务,平均配送时效为1-2小时。而此前聚焦“最后一公里”配送的众包物流企业,如今已成为即时配送行业的主力军。如闪送、点我达、达达-京东到家、UU跑腿及人人快送等众包物流企业,早已开始培育即时配送市场并逐渐形成规模。

    相比之下,京东、苏宁等电商平台虽然没有单独将即时配送业务分割出来,但平台方也不断缩短旗下“准时达”时间,苏宁去年宣布将对物流配送“准时达”进行服务升级,配送时间缩短至1小时内,覆盖全天12个时间段,消费者在结算页面中可对配送时间段进行选择。此前京东的“京准达”服务也对配送时效进行了精细划分,天猫超市也曾提出细分配送时段。但物流企业对配送时段划分得越发细致,相应的成本也随之提高,这不仅需要增加人力或提升配送频率,还需平衡高峰与低谷不同时期的配送人力,合理划分配送区域。

    杨达卿认为,接下来美团需要深挖“小B市场”(小型B端客户),来稳定自身业务,但与此同时,顺丰、圆通等传统企业也在不断挖掘B端,以直营的方式对即时配送市场带来不小的冲击。所以未来美团需平衡利益和成本的投入,才能长久发展。

    北京商报记者 郭诗卉 陈韵哲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

    香港6合和彩开奖结果-香港6合总彩开奖-香港6合总彩开奖结果